首页—湖区概况湖区产品湖区文化湖区旅游湖区一瞥荷花展厅咨询建议
首页>>湖区战斗故事>>风物风光>民风民俗>特产美味>渔猎撷趣>>湖区诗文歌谣
                       ■ 湖区风物风光

                   
        ○苇莺爱情鸟  ○长疯的荷  ○大湖鸟语  ○莲叶风姿  ○大湖草色  ○采莲
        ○拾章鸡子蛋  ○苇编草编  ○小船    ○湖上打草  ○打"鸡头"  ○牧鸭

                       苇莺—爱情鸟
  在微山湖一望无际的芦苇荡中,生活着一种水鸟——苇莺,当地人俗称苇鸟、苇喳子。苇莺体若麻雀大小,窝垒在苇杆上。在大湖众多的小鸟中,苇莺的歌声最悦耳,最嘹亮,是雌雄对唱的高音歌唱家。在这种整日对唱的水鸟身上,附会着一个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相传,湖畔有一对青年男女相恋,因贫富悬殊,为家庭所不容。他们便逃进大湖,在小船上渡过了一段幸福而漂泊的生活。有一天遇到暴风雨,小船漏水了,在将要沉没时,女的对男的急切地呼喊:快撑船!快撑船!男的对女的急切地呼喊:快刮水!快刮水!小船终因风急浪高沉没了。这两个青年便变成了苇莺,整日对唱着他们临死前的话:撑撑撑撑!刮刮刮刮!撑撑撑撑!刮刮刮刮!

  大家都熟悉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开篇之作,“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对关关而鸣的雎鸠究竟是什么鸟,就未必清楚了。古代学者认为,雎鸠是鱼鹰。现今有位北京学者对此提出质疑,认为无论从黑黑傻傻的外形,还是从憨声恶气的声音,都和情歌的意境难以相融。这位学者认为,雎鸠即是苇莺。苇莺终日雌雄相随,用嘹亮的歌声抒发热烈的爱情,完全符合诗的意境。苇莺作为爱情鸟的形象,便在人们心中牢牢确立了。返回               
                      长疯的荷
  微山湖真神,出啥东西就是一阵子,出得邪乎!

  这几年,便出了件又奇又美的稀罕事。过去湖上长荷都是一小片一小片的,如今的荷竟是长疯了,把个浩大的湖面霸去大半。她挤走了菱,挤走了蒲,挤瘦了苇,她奋力填补着湖的每一寸空白,但凡有湖水处,她都想留下美丽的身影!

  放眼四望,这是一幅多么激动人心的景象:圆盘似的绿叶,把湖面盖得严严实实,形成了覆压湖面的另一层碧波。叶子擎着亭亭玉立的荷梗,梗端翘着羞涩半开的、怒放的和刚打骨朵的花,像无数盏红灯,像无数支火把,烧红了湖面,映红了天际!湖风掠过,叶响花摇,碧波翻浪,红涛滚滚,组成了多么壮阔的画面!

  人们曾惊喜于著名的曹州牡丹一二千亩连成片,而这里的荷却是几万亩连成片啊!这惊喜之情,便也就几万倍地增加,真真获得惊心动魄的大喜悦!小小的西湖,哪里配写“接天莲叶无穷碧”,那不过是诗人的夸张,这句诗用到这里,才称得上真实准确呢。不,也许用“接天”的形容尚不够有力,你看那汹汹涌涌的碧叶,简直要冲破湖天一线直卷天上!而“映日荷花别样红”,在这里也获得了新的含义,这是由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红”绘成的“别样”景致啊!

  幸好湖中有深挖的河道,否则你根本无法进湖.“争渡,争渡,误入藕花深处”,那是在莲儿稀疏的荷塘演出的小热闹。在这里,别说“误入”,你有意撑船往里闯,根本闯不进密匝匝莲丛的“深处”.有人乘坐机动快艇怒吼着往里冲,艇身只冲进一半就又弹了出来!

  空气里弥漫着不是缕缕,而是浓得化不开的清香。呼吸着这样的空气,直感到每个毛孔都舒畅。顺手摘下一颗莲蓬,剥开,吃着脆生生的莲子儿,一下子甜到心里。像一朵朵莲似的穿红着绿的渔姑,唱着甜润的歌儿,麻利地摘下成熟的莲蓬,一船船运到县城,在大街上扯着莲蓬子似的脆脆的、甜甜的嗓音喊:“鲜莲蓬,嫩莲蓬,甜莲蓬,快来买哟!” 返回 

                      大湖鸟语
  鸟的世界是阳光和歌唱的世界。鸟的鸣声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到微山湖里去,我常常被鸟儿的歌声所吸引,所陶醉。
  小草嫩绿的湖畔,嵌静静的一湖春水。偶起一只欢快的撅着细嘴翘着长尾巴的湖呃鹨,停在空中像是上边有根线扯着,一动不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唱着同一首歌,好像要告诉世人她是最快乐的鸟儿。如果你身临其境,肯定什么也不会去想,什么也不做,一切的一切琐事都忘得干干净净,只静静地躺在软软的散发淡淡青味的草坪上,两只手垫在脑后,一眼不眨地盯着空中不停扇动小翅膀的湖呃鹨,聆听湖呃鹨时而如山间小溪淙淙,时而如骤雨般优美的歌声。许是要照看巢里的小宝宝,突然,湖呃鹨像一粒石子投下,顿时湖畔涟漪微澜。当你尚在回味之中时,湖呃鹨悄悄地又回到了她歌唱的舞台—蓝天。

  其实,如果在大湖中搞一场歌咏大赛,拿头奖的肯定是那些身体娇小,嘴长如铁锥,而歌声却婉转动听的小云雀,凤头百灵、红点颏和灰山椒了。她们的容貌虽不赢人,歌声却特别悦耳。当然大湖中还有许多善咏善歌者,但比起小云雀却逊色多了。大鸨的强项在水里;白鹭一身高贵的气质,雪白的羽毛,长长的脖颈,飞翔时却缩着脖子,只有捕鱼时才显露一点本领;红隼虽然被尊为空中“王子”,但她的品行不佳,自己没有什么本领,常常破坏别人的好事;只有小云雀才是真正的歌唱家,她们天生就不知道什么是忧愁,不知道什么是险恶,她们是欢乐的化身,一生不悔地为爱情而歌唱,为阳光而歌唱。一年几次恋爱,几次生儿育女,到处奔波捕食,抚育自己的儿女,即使累得精疲力竭,只要有阳光她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歌唱,歌声仍然那么欢快,没有丝毫的忧愁。

  麦黄梢时,鸹不请自到。她的歌声虽不那么优美,渔民却被她的辛劳所感动,你看她每天从早到晚,一刻不停地从东飞到西,又从南飞到北。“布谷——布谷,麦子熟了”,“布谷——布谷,快快割麦…,布谷—布谷,麦子收完,快快种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鸟儿都有一副好嗓子,是天生的歌唱家.鸟儿最喜欢阳光.据说有一种鸟为多看一眼阳光,每天在太阳要落时,老早飞到老高的树上向西翘首,顾盼怜怜.微山湖上,每当湖雾变成淡淡的茜纱时,苇荡里,草丛中的鸟儿阵阵欢跃鸣唱,欢庆阳光的来临。返回

                       莲叶风姿
  莲藕的家族因其生活在坑塘、湖泊中,以质朴被世人誉为“出污泥而不染”的高雅“君子”。莲叶该是这君子的最好化身吧。

  莲叶在微山湖上十分引人注目,这同她那圆圆的大叶片不无关系。每当盛夏游湖时,人们总喜欢摘下一顶磨盘般大的莲叶扣在头上,慢慢地体味莲叶独有的阴凉和清香。有时还求伙伴打开相机留下这难得的“形象”。莲叶背靠湖水面朝天,同湖水一样悠悠的荡绿,无论风吹雨注,总是一尘不染。水滴在叶上滚来滚去象“走盘珠”似的透明晶亮。小船从她身边经过,若水浪高起会把整个莲叶掩到湖水里。你若身临其境定会为莲叶惋惜。小船过后的瞬间,她又慢慢地直起身来。若伸手去触摸一下被湖水刚刚掩过的莲叶,你会惊奇的发现莲叶上丝毫没有湿意。

  夏日的莲叶以美、向上、高贵闻名于世;秋天的莲叶却以静、闲、悠,令人神思。如若夏日的莲叶似一幅“清水出芙蓉”一尘不染的君子图;那么秋天的莲叶当是一幅“更著风和雨”的残荷图了。

  秋去冬欲来。微山湖中的荷塘里,稀稀拉拉几根残留的苇草在寒风中抖颤.那些出水高些的莲叶早已黑黑的,卷成团团;稍矮些的,莲叶的中间尚残留些许的绿色,其间已经掺杂着许多黄色了.偶有刚刚露出湖水的莲叶,虽说生不逢时,没能在盛夏一展风姿,但在这秋去冬至的时刻,在这冷风飒飒的天地里,在这白与黑缺少生机的境地,却着实给人以生命的可贵。偶尔,折断头的莲叶杆上落上一只候冬的水雀,虽说没有欢快的叫声,没有动的迹象,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随风悠荡,却也是一幅极美的“残荷图”——画家们难得的素材。返回

                      大湖草色
  白云朵朵,春水蔚蓝,草色青青,这就是春天的微山湖。

  湖水生春草。每当春天的脚步来到微山湖畔,湖凌耐不住性子,先是捉谜藏似的弄出清脆的响声,既而涌动起来,再不受冬的管制了。太阳象是多喝了几杯,把红彤彤的脸转来湖上。春风趁人不注意,伙同夜露在大湖上忙来跑去,传递着春的信息,呼唤贪睡的草儿醒来。小草刚刚张开两只小手,感受春的温暖,一场春雨就给她换上了耀眼的新装。大湖草色青青如茵.青草中,那些不知名的小草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蓝的、红的、紫的、黄的,远看碧绿如水,近看却象顶顶艳丽的小花编织的花坪。彩蝶、蜜蜂上下翻飞,争相光顾每朵小花。

  芦、蒲、菰算是湖草三姐妹。芦,身为草,却缺少草的温柔,更多的是青竹般性格。“未出土时先有节”。芦草修长的叶片却是包粽子的好材料。它的茎秆破成篾子,能编织出五彩缤纷的生活用品。

  
蒲,又名“香蒲”。它同渔民的生活息息相关。雨天,渔民身上穿的是蒲编蓑衣;冬天,渔民脚踏的是蒲编“毛窝”;夏天,渔民手里摇着大蒲扇赶蚊纳凉。

  菰,又名“苦茳草”。其实菰草很甜,人们把它甜甜的根茎叫“茭白”。茭白是湖中营养丰富的蔬菜之一。菰为湖区畜禽的主要食料。每年秋天,湖畔、渔村常常是菰草垛如林。那是专为牲畜准备的越冬草。

  芳草萋萋的大湖,亦是鸟儿的乐园。鸟儿飞上天空歌唱阳光、蓝天,同样也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湖草而歌唱。鸟儿的一生离不开草,她们在草上玩耍,在草上寻食,在草上做巢生儿育女。有的鸟儿在草色青青的季节,干脆连羽毛也变成草色。有时鸟儿为觅食飞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她们仍然时时系念着巢中的儿女,系念着这块湖草地。有人喜欢草,有人厌烦草,其实“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每当人们脚踏湖堤或荡舟湖上,染绿眼帘的唯有这一湖碧草。即便是白雪漫天舞冰封微山湖之时,人们仍能感受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色连云的大湖在涌动,在涌动…… 返回

                      采 莲
  秋来满湖金的微山湖,正是少男倩女们吆喝着下湖采莲的好时节。

  满身都是宝的湖莲除能食用外,还有较高的观赏价值。她“出污泥而不染”的品格,历来被世人所推崇。那田田的似舞女裙的绿叶,那散发出淡淡清香的荷花,无不令人遐思神往。无怪古今采莲者皆爱莲,爱莲者皆效莲。采莲被人们视为情趣怡然的美事。

  南朝时期梁元帝的《采莲赋》真实描绘了当时采莲的情景。一群“妖童媛女”、“纡腰束素”、荡舟心许。青春貌美的少男少女,个个身着素装,婷婷玉立。荡舟于荷塘,“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眼前叶嫩花香,“恐沾裳而浅笑”,道出采莲女的天真可爱。船儿微荡,吓得她们“畏倾船而敛裙”。古时亦把“采莲”当作爱情的象征。“莲”谐音“怜”,爱的意思;“藕”谐音“偶”,成双配对的意思。所以才有“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的佳句。

  《采莲赋》、《西洲曲》描绘的尽为“江南可采莲,采莲何田田”的景致。其实,微山湖上青年男女采莲时展现的那种欢快喜悦的情景又是古人不可比拟的。莲花开时,一群湖上生湖上长的青年男女,边戏谑边打闹着奔去湖边。女的摸起篙,辫子身后一抛,猿猴般腾空而起,然后又稳稳地落在船头。小伙船上扮着鬼脸。一只只小船,载着一串串笑闹声,没入荷花荡。先是闻其声不见其人,渐渐地只见东一个西一个孤零零的竹篙摇晃,后来圆圆的荷叶盖住了一张张圆圆的脸。荷荡里传出动听的《采莲歌》。
          七八月里莲蓬香,妹采莲来哥打桨。光顾着听哥唱渔歌哟!
          莲蓬子挂破了花衣裳。莲蓬还没打满舱,亲破妹妹的腮帮帮……。

  微山湖渔民对莲有着特殊的感情。一年四季离不开莲,秋打荷花春踩藕,冬天无事喝莲米粥。连小孩猜的谜语也与莲有关。“挖俺的眼珠儿俺不恼,你不该撕俺的小绿袄。”猜猜看,是不是剥吃莲蓬的情景儿? 返回

                     湖上打草
   湖上打草,要在夏秋之季。渔民们用一种叫做钐的家什,站在船头贴着水面挥舞,犹如耍枪弄棒一般。因此,湖里人把它叫做打草。微山湖里的植物犹如湖里成帮结队的连家船一样,一片一片的生长,界线较为分明.一片水域适宜生长什么,它们便疯也似的生长扩散,夹杂其中的其它植物强不过它们的攻势,只好望水兴叹,自愿灭亡。因此,在湖中你可看到成片的芦苇,成片的荷花,成片的水草,成片的菱角、芡实、浮萍……渔民们说:只有心齐联成一片,才能经得住风吹浪打。传说,这是独山湖边的伏羲庙里的神仙安排的,便于渔民们收获。因此,湖里人舍弃了割,而发明了“打”.用湖里人的话说:干什么都要找窍门。

  湖里人在微山湖里打的是苦茳草。这种草象芦苇一样有深深的根。每年春天复苏发芽,从根部生长出片片叶子,扩杈生长。叶子在水里是卷住的,离开水面才散开,中间有条筋;根成黄褐色,拽出水面经太阳一晒,软且有韧性,湖里人叫它皮根,有牛皮一样的韧性。在湖区,人们常用一根草绳扎腰取暖,用的就是这种草根。打草用的钐是微山湖里特有的。一根5~6尺长茶缸粗细的木棍或竹篙上,平装着一把二尺多长顶端带钩的大刀,刀片锋利,用手一弹铮铮作响;为不让刀片弯曲,在刀口后衬上一块竹片,湖里人叫它是钐的舌头;一把弯弓安装在刀钩和刀把上。打草的全是身强力壮的汉子。他们把船停在一片草盛处,站在船头,光着铜色的脊梁,两手平端刀把,刀片贴着水面,似沾水似不沾水,飞快地舞起来;被割倒的草顺势向后倒去,被耸立在刀片上的弯弓托住,钐至船边,打草的人就势一端,便将苦茳草倒入船舱。钐动船移,一会儿便打一个圆圈,汉子们便将船又移动一处,直到打满船为止。

  湖里的苦茳草是打不败的。不说成千上万亩成片的草割不完,就说割完的水域,你第二天再去看看,会惊奇的发现,水面上又长出了尺许高的叶子。因此,湖里人把这种草叫做神草,从夏到秋打不完。到秋天,苦茳草便长出穗子,结籽喽,湖里人叫它芒子。它的穗子犹如变种的稻子,但粒儿极稀。饥饿年代,人们撑船去捋“芒子”,一天下来,手勒得血红,也仅得二、三斤;去皮碾碎蒸窝头吃。这两年来湖游览的人们,在湖上餐厅却争相购买,尝个新鲜。

  苦茳草即便晒得再干,也不碎烂,而是哗哗作响,软绵绵的,抓一把在手,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一股腥甜味沁入心田,心旷神怡。经有关部门化验,这种草含有多种维生素,牛极爱吃,奶牛吃了多产奶,且奶新鲜宜保存。日本奶牛商,每年都来收购,成为抢手货。渔民们盼着,自己也建一座现代化的奶牛场。返回

                      苇编草编
  秋天是微山湖渔民收获的黄金季节。渔民逮鱼,打“鸡头”,摘菱角,割草,终日忙个不停。渔民称这一季节为“金七月,银八月”。

  秋天满湖金的微山湖,恰似金色的大草原。渔村、湖畔的路上铺着厚厚的一层湖草,脚踏上去发出噗噗的响声,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青草味。太阳公公尽管使足劲散发热量,好让渔民多收获一些干草。湖堤上摆满一排排整齐的芦苇。湖畔一时间芦花飘飘。

   湖草除做畜禽饲料,有些还能编织出许许多多精美的工艺品。如水烛、剑苞蔗草、花灯心草、芦苇、蒲等。而芦苇和蒲草又是它们中的佼佼者。芦苇,亦称“芦”或“苇”。芦苇遍身皆是宝。秆能造纸或编织工艺品,芦根可入药。苇子编织的席、箔、篓子等,以柔软、光洁、耐用而闻名。渔家姑娘常常是一边编席,一边唱着编席谣。“篾子白,篾子长,渔家姑娘编席忙……”。细苇秆编织的苇帘,挂在墙上高雅别致,在日本市场上倍受青睐。微山湖蒲草,又称“香蒲”或“宽叶香蒲”。蒲草主要用于编织。

  从前,渔民用来编织蒲席,蒲包和蒲扇等。蒲包在人们的生活中仍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蒲扇早已走进被遗忘的角落。而今,渔民用蒲草编织五光十色的工艺品,如坐垫、提包、地毯、挂毯、草帽,草笼及儿童玩具等。蒲编提包轻便结实,别看是“草包”,若画以草花鸟虫于其上,顿时就成了女士们青睐的装饰品了。蒲编各种动物玩具,配以鲜艳生动的图案,看去栩栩如生,孩子非常喜爱,有些做工考究艺术性强的工艺品,成了洋人家中的座上“客”。

 芦苇和蒲草都是大湖的宝。渔民说:“七月的草,腊月的宝”。草变宝,靠的是微山湖渔民的心灵手巧。返回 

                     小(舟留)
  小(舟留),是微山湖上顶小的一种船,小得出奇,别的地方很少见。扁舟一叶的称谓配给它再合适不过了,就连“(舟留)”这个字也是微山湖文人的土造,不信翻字典看看。

   微山湖里随处可见到船,火车似的一节节连在一起运货的叫拖船;打扮的花蝴蝶般的称连家船;而最多的还属小(舟留)。湖边,渔村,湖汊,河沟沟里随处可见。只要有水,远看象片大树叶子,稍稍有风,小(舟留)就晃儿晃的。小(舟留)身长不过七尺,两舷上分别插有棹桩,象两只小耳;两米多长的棹就象两支大蒲扇,棹用绳系在桩上,另外再配上几人高的两支竹篙,算是小(舟留)的全部家当了。小(舟留)状如织梭,划动起来,极快,穿梭般。水深了使棹,水浅用篙,小(舟留)若在苇丛蒲草间,就用双篙齐捣。另外,因季节作业不同,小(舟留)上也配别的鱼具。打野鸭,配鸭枪,就是渔民称的“大抬杆”。枪为土造,有的四五百斤重,引(纟念)而爆,专打野鸭;敲星要配鱼叉,敲板等。

  小(舟留)因其小巧实用而倍受渔民宠爱。返回       
          
                       牧 鸭
  微山湖区养鸭历史悠久。饲养的品种多是“微山麻鸭”。这种鸭,体羽灰褐或青褐,背羽黑白相间有麻点,因之得名。其个大肉肥,适应性、觅食性和抗病力都很强。它主食小鱼、小虾、螺蛳、贝类等,生长迅速,产蛋多质量高。从育雏到产蛋只需一百二十多天。每只麻鸭年产蛋一百八十个左右,约6个蛋重一市斤。蛋多是淡绿色,用来制作的味蛋和松花蛋行销国内外。这种鸭肉质细致,肉层厚,脂肪低,加工成烧鸭、板鸭、香酥鸭等菜肴,香气扑鼻,味道鲜美,颇受美食者的好评。近年来,经外国专家考察鉴定,微山湖麻鸭是国际上优良鸭种。国外厂家已在湖区投资,建立了近十家养鸭场。现在,微山湖区形成了养鸭热,年饲养量达六百余万只,还在逐年增加。

  养鸭分“圈养”和“牧养”两种。圈养适合家庭。湖区几乎家家都养鸭,少则十几只,多则几十只。牧养是在湖里进行,每圈鸭有的四五百只,有的上千只,多的达上万只。牧鸭主要靠鸭子自己在水中觅食,用不着花费太大的劳动和成本。牧鸭者每每挑选水草茂盛,鱼虾稠密的水域,用草在中间堆成个高台作圈,然后将鸭子放出。自己则撑了小船跟在鸭群的后边悠悠地荡去;有时跟腻了,索性丢下篙,仰面躺在舱内,用荷叶挡住太阳,呼呼地睡去,任小船轻吻着恬静的湖面,自己则去做“船上有人舟自横”的美梦。有时梦做了半截,会被鸭子“呱、呱……”的亲密的呼叫声惊醒。

  牧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若是一家人牧鸭,简直就象生活在“乌托邦”的世界里.若是新婚夫妻或未婚的青年男女牧鸭,他们则尽可谈情说爱,用不着担心被人发现而羞红脸面。

  每当太阳快落,牧鸭人便收鸭归圈。这时,鸭子们只要听到主人尖声的芦笛,就会从四面八方慢慢聚拢过来,乖乖地钻进用草堆成的圈内,静静地等候主人饲喂一些玉米、麸皮之类的饲料,算作一天中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晚餐。第二天,太阳一出,主人又把鸭子放出,圈内剩下的尽是密密麻麻的鸭蛋,牧鸭者笑咪咪地拾了一筐又一筐……。返回 

                        拾章鸡子蛋
  章鸡子是微山湖里的一种野鸭,个子如鸡,羽毛黑色,冠子红色,故又名红冠子。章鸡子喜欢生活在湖苇湖草杂生的浅湖沼泽地带。刚开春时,章鸡子从南方飞到微山湖来觅食,具有独游独闯的个性,不象其他水鸟成群结队来去。猎鸭者一般很少猎获,所以章鸡子整个春季在微山湖里嬉戏觅食,无拘无束,吃得饱,喝得足。章鸡子喜食那些刚出芽的水草,浅水里面的小鱼小虾,更喜吃湖里的那种神草芽,又嫩,又甜,吃了增肉添膘长精神。

  初夏,麦黄时节,章鸡子便“吱儿……吱儿……”地叫个不停,开始呼朋引伴地求偶。有时两个公章鸡子因求偶相遇还要打起来,扑扑拉拉,扑扑拉拉,用小尖嘴啄,用大翅膀扑,用脚趾儿抓。母章鸡子就在旁边戏水,专拣胜者结偶。半月之余,成千上万只章鸡子都找到了“情侣”。湖草湖苇也长到了人头高,一望无际。这时对对新婚燕尔的章鸡子恋情绵绵,开始衔草垒窝了。章鸡子垒窝用的材料都是自己啄下的鲜水草,不象许多陆鸟垒窝用些干枯树枝。章鸡子的窝搭的很好看,远看象是一个小草墩。近前仔细看,墩下垫粗草,上部搭细草,顶上中间有一个碗口大小的窝,尽用些神草尖、马明秧尖等极细极软的草。这些草易晒干,柔软又发暖。有些章鸡子爱子心切,还啄下身上的羽毛和羽绒铺在窝里。这样“温馨之家”的产房便造成了。

  章鸡子一天只下一个蛋,接连能下30好几个。开始下的蛋就放在窝里,并不抱窝孵化,等存足十几个的时候,雌雄章鸡子夫妇俩才替换着抱窝。章鸡子蛋呈灰白色,上有红色斑点,如鹌鹑蛋形状,同鸡蛋大小,十分精致。拾章鸡子蛋最好在抱窝前拾,拾的时候要留下两个“引蛋”,若拣拾干净,章鸡子就不在这个窝里下蛋了,要搬到更隐蔽的地方搭窝。拾章鸡子蛋一般抱窝之后就不拾了,这时章鸡子蛋已在孕育新生命。章鸡子蛋炒吃、煮吃都行,极香。微山湖里章鸡子多,窝也多,撑只小(舟留)子两个人一天也能拾到300个、500个的。章鸡子抱窝很恋窝,人到了窝前仍不愿飞离,只用那小圆眼睛,不停地歪头斜睨,表情无法言状。拾章鸡子蛋,趟水拾蛋,最好带一个狗头箢子,还要带一根人头高的竹杆。箢子盛蛋不进水,竹杆一来用于拨分苇草寻窝,二来用以安全防身。因水之深浅不清,尚有蛇虫之类,有一竹杆就没问题了。章鸡子蛋很香,拾章鸡子蛋真有趣! 返回  

                       打“鸡头”
  微山湖到了收获季节,大姑娘和小伙子撑着小(舟留)儿下湖去打莲蓬,摘菱角,打“鸡头”。打“鸡头”是这众多采撷中难做的一件.“鸡头”学名称“芡实”,是极有滋补价值、药用价值的水上特产。

  打鸡头需要事先准备些工具,如镰刀、笊篱等。鸡头不同于湖里其它水生植物,找到了伸手摘下来就是。鸡头浑身有刺,而且非常尖利,千万不能用手去抓,那样会扎得满手是刺还是一无所获。把小(舟留)划近后,用长把镰刀削鸡头,熟手唰唰几下就把一片鸡头削个精光。当然,这就需要快、准、稳的功夫。鸡头成熟有先有后,从外观上看没什么两样,搭眼很难看出它熟不熟:绿茸茸的鸡头恰到好处,把熟的削下,不熟的留在湖里继续长,这就是“准”。光“准”还不行,还要“快”。刷、刷、刷,一镰接一镰;其实这“准”、“快”都好做,“稳”的功夫就不是一天半天练成的了。鸡头打回来还不能食用,必须“捂一捂”,家前屋后庭院里随便什么地方,把打下来的鸡头堆在一起,外面用泥巴糊上一层,一星期左右的时间,再用竹篮按在湖里来回淘上几下,等到把篮子从水里提出来时,剩下的就是圆圆的鸡头米了。【】


                                   返回  上页  下页

2001年中国.微山湖ZJM制作 Tel:13964914895  E-mail:ws@wsho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