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湖区概况湖区产品湖区文化湖区旅游湖区一瞥荷花展厅咨询建议
首页>>湖区来风

   ·记录:济宁历史上的抗旱救灾[2014年10月10日]

  微山湖在线10月10日讯: 济宁是一个旱灾发生频繁的地方,历史文献上就有旱时“赤地千里,饿殍载道”的记载。作为农业大市,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往往由于干旱时间长、范围广,从而给农业生产带来重大减产。严重的干旱,还对工业生产、城乡供水、人民生活、航运和生态环境造成很大损失。

  据历史资料记载,济宁发生严重干旱的年份很多。

  金章宗大安至崇庆年间(1210—1213年),连续大旱三年,济宁志书记载:“斗米千钱”。

  明仁宗洪熙元年至明宣宗宣德元年(1425—1426年),济宁连续两年大旱。其中从1425年7月至1426年3月无雨雪,麦苗焦槁。

  清世宗雍正十年(1732年),春夏大旱,麦收不足5成。

  1992年入汛后,济宁遭遇到特大干旱,受灾面积771.9万亩。光缺水村庄就有643个,50万人吃水发生困难。泗水县踅庄乡东独角村一农家妇女,把年仅6岁的小儿子用水桶放到井底,那孩子用双稚嫩的小手,一碗一碗往水桶舀着浑浊不清的井水,装满后,她再吃力地一桶一桶地提上来,这就是当时干旱缺水的写照。

  依统计资料分析,济宁从南宋到新中国成立前,每百年发生旱灾五十多次。根据新中国成立后40年的统计分析,春旱平均2年发生一次,夏旱4年发生一次,秋旱3年发生一次,年均受旱面积达159万亩。在1991至2010年中,全市就有14年出现大的干旱,其中灾情较重的年份有1996至1997年、1999至2000年、2002年、2009年及2010年。

  2014年1月1日至9月12日,全市平均降雨378.1毫米,比历年同期偏少38.66%。从6月1日至9月12日全市平均降雨235毫米,比历年同期偏少51.99%。经过调引长江、黄河水后的上、下级湖水位仍低于死水位,总蓄水量3.75亿立米,业已出现严重干旱的局面。

  纵观济宁历史上的干旱灾害,可以看出有四个显著特点:一是频繁性。除了常年发生的春旱、夏旱、秋旱、涝后再旱的局面外,还时常发生特大干旱,如1992年、1997年及2002年均属于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年。二是连续性。市内干旱并非间隔多少年发生一次,而往往是具有连续发生的特点。如明思宗崇祯十一年至十四年(1638-1641年),连续四年大旱。“井泉竭”“河道干涸”“野无寸草”“树皮皆尽”“饿殍载道”“人相食”。再如清高宗乾隆五十至五十二年(1785-1787年),春夏大旱,连续三年,“运河水涸”“微山湖涸”。三是季节性。本市属温带季风气候,年内降雨时空分布极不均匀,一般在秋冬春三季雨雪稀少,气候干燥,蒸发量大,是旱灾最容易发生的季节。四是区域不平衡。在干旱发生时,一般湖东山丘区大于湖西黄泛平原,所以在山丘区民众中,有“涝死怕旱”的说法。

  古代人民为了自身生存和民族繁衍,在长期适应自然的斗争实践中,创造积累了各种防旱、抗旱措施和经验,并因地制宜地兴建水利工程,发展灌溉。济宁早在商代就产生了陶管井,井管是用黑土材料制成,用以提取地下水浇地。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兖州刺史薛胄就在泗河与小沂河交汇处的上游,筑金口坝,开丰兖渠,引泗河水灌溉。当灌溉水源水位低,不能引水自流灌溉时,古人就用戽斗、斗式水车、吊杆、辘轳等提水工具来提取河水和井水。

  除了兴修水利设施外,古代劳动人民还采取了许多农业措施,如深耕保墒、镇压提墒、选种耐旱作物、施肥防旱等,另外还有一些储粮备荒及救灾措施。如明朝按灾荒程度分仓籴粮,对一年无收的中饥年,则籴仓谷之半;对两年无收的大饥年,则籴谷之全;对三年无收的特大饥年,则常平仓(乡级部门设)、义仓(民间储粮)、社仓全部出籴。通过这些措施,压仰粮价,渡荒救灾。古代朝廷除了建仓储粮,荒年籴粮赈济外,还根据灾情的轻重相应颁布减免、缓征和薄征田赋的政令,以减轻荒年农民负担。清代还实行过以工代赈等荒政措施。

  京杭大运河是元明清时期交通命脉,当干旱发生时,朝廷也采取一些疏浚措施。如清雍正元年(1723年)六月,济宁一带运道,因连年亢旱,汶泗二河仅存一线细流,运河底水原微,又无上源诸水会归,粮艘挽运维艰。为此工部行文该总河,会同总漕、东抚,严饬各泉源所属州县挑浚疏通,汇归运河,务使漕艘前进,并多募民夫,协力挽运抵通。

  对以农业立国的古代中国来说,天气干旱不仅农业收成会大受影响,甚至会引发饥荒、战乱等可怕之事,所以人们认为无所不能的神在决定着天气的好坏。为此,试图通过一定的仪式和神沟通,祈求神的庇护。北京的天坛就是一个大型的“祈雨场”,除了雍正皇帝外,清朝历代皇帝都曾在此祭天祈雨。在清代,祈雨是国家级的重大祭祀活动,选在农历夏季的第一个月,如果遇到十分危险的大旱灾,还要专门为解决旱情而举行盛大的祈雨仪式。祈雨时有专门的官员负责祈雨仪式,有乐师演奏神乐,仪仗队肃立在祭坛两旁。祭品主要是玉和帛,其次是肉,然后是爵(一种三足的饮酒器皿)。祭品献完后,朗读祭文,皇帝带领大家再行三拜之礼,以示对上天的尊敬。

  济宁古代也有祭坛的习俗,旧时在王母阁北端,建有一座用石头砌筑的祭坛,上面有庙宇。每年农历二月二日,由道士主持祭坛活动,那时节香客满门、热闹非凡,大家共同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微山县过去有敬龙王的习惯,分小敬、大敬和求雨避灾敬等。那时人们相信玉皇大帝主宰一切,而龙王则是玉帝的使臣,天朝的“水官”,负责给人们行雨,主宰天下的风调雨顺、旱涝灾害。在请龙王降雨时,将龙王塑像请出庙外,放在绑有耩杆的圈椅上,圈椅上再插些鲜柳条,搭成鸟篷状,由两名有经验的青壮年抬着,前面鸣锣开道,旗、锣、伞、扇随行,后边二十多名十几岁的男孩打着蜈蚣旗,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走街串巷。每到一村掌锣者大声呐喊:“祭龙王爷求雨喽!”,这时沿途的人们便迎面烧香、磕头,请龙王下雨。如果近期真下了雨,还要请戏班唱大戏三五日,以答谢龙王爷。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抵御旱灾威胁,济宁人民在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大力兴修水利工程,如今的灌溉工程已涵盖引河、引湖、引江、井灌、水库灌区、引黄灌区及提水灌溉等多个部分,总灌溉面积达到729万亩,其中旱涝保收稳产高产农田近600万亩。为了更好地组织领导抗旱工作,市县两级早在1958年后,就分别建立了抗旱防汛指挥部,由主要领导任指挥,根据旱情及时组织群众全力投入抗旱,要求各行各业给予大力支援,并组织工作组深入县区乡镇,检查指导抗旱工作,落实抗旱措施。针对山丘、滨湖、平原地区的不同情况,编制切实可行的抗旱方案,因地制宜优化水资源调配,实施节水灌溉。各县市区还成立了抗旱服务队,配备一定数量的抗旱机械,根据需要能及时投入面上的抗旱工作。

  在抗旱工作中,济宁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和显著的成绩。

  1986年,全市平均降雨466.4毫米,较常年减少234.7毫米,6月下旬至7月下旬一个月干旱少雨,全市17条主要河道断流,1407座水库塘坝仅有39座有少量死水,形成春旱、夏旱、秋旱的局面,夏旱面积达到623.5万亩。在严重干旱面前,从春旱开始,各级政府就把抗旱斗争作为农村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来对待。市委、市府多次召开会议,要求全党动员,全民发动,坚持不懈地进行抗旱斗争,因地制宜地采取了蓄、调、引、挖、节等综合抗旱措施。8900名机关干部深入重灾地区组织群众抗旱,当时最高出勤抗旱人数达到116.33万人。利用各类机械35280部,机井、大口井43969眼,扬水站871处,共提水24.67亿立米,完成春田造墒188.4万亩,保苗205万亩,夏田造墒136万亩,秋种造墒290万亩。

  为了保证抗旱,电力部门调整了用电计划,保证每天8小时的农业用电。石油站把7000吨库存石油全部分拨给各县。市政府及时下拨315万元救灾款,集中解决了41.97万人的生活困难,与此同时,全市机关、厂矿、企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也踊跃捐款,仅市直机关就捐款7.94万元,粮票7万斤。这一年,国家、集体和群众共投入抗旱资金7522.5万元,增做抗旱应急工程1042项,完成土石方589.7万立米,新增灌溉面积3.37万亩,改善灌溉面积31.87万亩。年内虽因干旱少收粮食8.55亿斤,但由于奋力抗旱,仍取得粮食平均单产576公斤的好水平。

  2002年,济宁市遭受了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全年平均降雨391.3毫米,为历年同期的49%;汛期平均降雨206.2毫米,是常年平均值的42.4%。山区、平原、湖区普遍受灾。南四湖于7月中旬干涸,京杭运河济宁段7月9日断航,市内53条入湖河道全部断流,5座大中型水库蓄水仅剩600万立米,小水库、塘坝基本无水,地下水位平均下降4.15米,近6万眼机井出现抽空吊泵现象。人畜饮水困难的村庄达305个,涉及人口33.1万人。全市受旱面积700.5万亩。旱情发生后,9月25日至2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省委书记吴官正、省长张高丽,国家防总、水利部、淮委及省直有关领导部门,都专程来济宁检查指导抗旱减灾工作。市委、市政府多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部署抗旱工作。各级水利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作用,编制了抗旱应急方案,重点抓了抗旱应急工程建设、水资源优化配置、引黄调水、南四湖生态保护等中心工作。

  对于抗旱的工程措施,在山丘区积极增打深井、大口井,修建小塘坝、小截潜,努力增加抗旱水源;在平原区加快机井配套,积极开发利用地下水;在滨湖及引黄灌区采取井站双配套,疏挖沟渠,落实节水措施。通过这次抗旱,全市新建小水源、小塘坝284处,水池、水窖140处,新建机井2.07万眼,修复、配套旧井1.5万眼,新建维修改造排灌站79处。

  在调配水源方面,利用陈垓、国那里两处引黄闸,于4月份引黄补湖1.5亿立米;8月又引黄河水2.1亿立米,有力地缓解了滨湖地区农业抗旱的用水压力。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国家防总、水利部筹资3000万元,其中水利部、山东、江苏各1000万元。从12月8日开始,紧急实施了从长江向南四湖应急生态补水,总补水量1.1亿立米,其中有5000万立米补充给上级湖,有效地保护了南四湖生态环境。

  2002年抗旱累计投入达4亿多元,其中市财政安排1740万元。在全市上下的艰苦奋战下,战胜了这场百年一遇的大旱灾,把灾害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天有不测风云,水旱灾害难以避免。今年干旱缺雨的现实,再次增强了人们对水资源危机的认同感。“水的命运就是人的命运”,在干旱面前,要更加关注水,注重保护水、珍惜水、爱护水,按照习总书记最近指出的“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努力构建济宁的水安全体系,在未来防御战胜水旱灾害中,书写出新的篇章。【孙培同】

分享到

相关链接
   ·济宁市全面启动微山湖国家5A级景区创建工作         [2014年06月24日]
   ·济宁:启动引用黄河水措施 补充干渴的微山湖(视频)      [2014年07月22日]
   ·微山湖创建5A旅游景区规划工作方案确定           [2014年07月30日]
   ·济宁计划引长江水,补充南四湖下级湖            [2014年08月01日]
   ·济宁市启动微山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编制工作          [2014年08月01日]
   ·济宁中国历史文化名楼济宁太白楼              [2014年08月28日]

2001年中国.微山湖在线制作  E-mail:ws@wshol.com